娛樂極品欣賞網手機鈴聲 | 電影下載 | 經典FLASH MTV | OICQ資料 | 幽默笑話 | 美女寫真 | 星座命運 | 搜索大全 | 暢銷書熱賣
回目錄
火島之行


  這次他們決定到火島去,從中西部來的三個女孩子堅持要到海濱游泳,所以林剛預備帶她們去火島的松林灘。林剛在紐約住了十年,總共只去過三四次海灘:他不善游泳,雖然零星的在游泳池里泡過十來次,總也沒有學精,最多只能游百來公尺。本來林剛提議請三個女孩子到雷電城去看戲,那兒有全美著名的踢踏舞,可是她們一致反對,嚷著說紐約城里太悶熱,要出城下海,清涼片刻。
  自從林剛搬到百老匯與一○三街他那間兩房一廳的公寓后,他的住所便變成中國留學生歇腳的地方了。尤其是每年夏季從各路來紐約觀光找事的單身女孩兒,許多都歡喜蜂擁到林剛家里;蛘咧苯咏浥笥训慕榻B,或者由朋友的朋友間接引進,只要抵達紐約時,打一個電話,林剛便開著他那輛嶄新的敞篷雪佛蘭到巴士站去迎迓了。
  一來林剛長得好玩,五短身材,胖胖的軀體像個壇子,在人堆子里,走起路來穿梭一般腳不沾地似的直兜轉子,永遠顯得十分忙碌,林剛已經三十多了,蛋形的頭顱已經開始脫頂,光滑的頭皮隱隱欲現,可是他圓胖的臉蛋,卻像個十來歲孩兒的娃娃臉,一徑是那么白里透紅,好像永遠不會被歲月侵蝕似的。林剛愛笑,見著人總咧開他的大嘴巴,露出一口整齊白凈的牙齒,看起來十分純真,沒有什么心機似的,因此女孩子們喜歡跟林剛來往,因為她們覺得跟林剛在一起很有安全感。
  二來林剛是個道地的紐約客,他諳悉紐約所有著名的中國飯館,而且每家飯館的拿手菜,林剛都可以如數家珍一般背誦出來。林剛生性慷慨,每次請女孩子去吃飯時,總是點最名貴的菜館,女孩子們吃得都十分開心,一致稱贊林剛是個食家。林剛耐性十分好,帶領女孩子們游覽紐約時,往往都是從清晨游到深夜,當那些女孩子站在洛克斐勒中心的噴水池旁,裙子被晚風吹得像一朵朵蓓蕾般的綻開來,林剛便咧著嘴笑嘻嘻的對她們說,她們的光臨,使紐約增了一倍的光彩。女孩子們都樂了,說林剛是個最稱職的向導。
  林剛做事已經八年了,他在紐約一家理工學院得到碩士后,便找到一份高薪的差事,過著優游自在的單身生活。其實林剛人緣好,認識的中國女孩子比誰都多,那些女孩子不管是在紐約的或是從外埠來的,個個都喜歡林剛,說他是個討女人歡心的男人,有人搬家,林剛便忙著開了車去大包小包的替她們搬送。如果有人請客,林剛便開車到唐人街替她們采辦菜蔬。林剛曾包餃子做餛飩,是個一等名廚,許多女孩子的慶生會都在林剛家舉行。女孩子們背底下都叫林剛“林媽媽”,她們絕對沒有惡意,只是林剛對女孩兒分外體貼的原故。盡管那些女孩子們那么賞識林剛,大家甚至爭著要替林剛介紹女朋友,她們都感嘆的說:像林剛那樣的人,還沒娶到太太真是可惜,可是那些女孩子誰也沒有想到要做林剛的女朋友。在美國的中國男孩子比女孩多出幾倍,林剛認識的那些女孩子大部分一來到美國兩三年都結婚了。林剛一年之中總接到幾張結婚請帖。他做過五六次伴郎,參加過十幾次婚禮,有時還得開幾小時車到波士頓或者華盛頓去幫忙與他交情深厚的女孩子的婚事,至于在紐約沒有結成婚的那些女孩子,卻又都變成了林剛的老朋友。
  有一次中國學生會在紐約州開普西一個夏季湖濱避暑勝地舉行游宴,與會的人大多是情侶或夫婦,也有少數打單的青年男女,借此機會以便認識。林剛帶了與他認識多年的黃玖一齊參加。開普西的湖濱非常幽雅,山明水秀,半點沒有紐約市區的繁囂。那晚月光特別明亮,照得水影山色,參差如夢。大家在湖濱草地上架上柴火燒烤牛排,并且飲酌冰啤酒助興;鸸庥臣t了一張張年輕的笑臉,有人借著水聲在拉奏悠揚的手風琴,林剛的興致非常高昂,一連喝了五六罐啤酒,黃玖也很高興,頻頻與林剛舉杯對飲,月光照得她那件低胸的藍緞褶裙閃閃發光。野宴后大家便到湖濱一家旅館的舞廳中去跳舞。林剛的舞跳得并不好,可是各種花式他都會,所以每一首曲子林剛都拖著黃玖下舞池去。林剛跳得滿頭大汗,黃玖不停的放聲朗笑。后來黃玖說里面太燠熱,他們便到湖濱去乘涼。當黃玖蹲在湖邊,低首用手去撥弄湖水時,月光照得她豐滿的背項如同潑乳一般,林剛忽然發覺黃玖竟然有一股不可拒抗的誘力,他忘情的攬著黃玖的腰,在黃玖頸背上親了一下。黃玖吃驚的扭轉身來,怔了半晌,然后半惱半笑的在林剛肩上拍了一巴掌說道:
  “林剛,看不出你這么老實也會開起老朋友的玩笑來!你一定喝醉了。我們再去跳幾個舞吧!
  當然,回到紐約后,黃玖仍然是林剛要好的老朋友,林剛仍舊過著他那種優哉游哉的光棍生活。紐約市適合單身漢居住,尤其是中國單身男人,光是中國飯館就有五百來家。林剛居住的鄰近有上區中國城之稱,居住的中國人全是知識分子,站在街心,隔不到三五分鐘就可看到兩兩三三的中國青年男女,而那區的中國人,林剛認識泰半。白天,林剛穿得西裝筆挺,擠到地下車中上班下班。晚上一回到他的公寓,電話鈴便接二連三的開始響起來。只要有人請客聚會,從來沒有漏過林剛。因此林剛的生活過得十分忙碌,十分平宜。每年等到暑假來臨,大批年輕的中國女孩涌進紐約市時,林剛的生活便加倍的熱鬧起來,送往迎來,林剛每次總盡到地主之誼,給那些初來美國的女孩子們留下一個親切良好的印象。
  八月間,紐約的天氣有時突然會冒到成百度,曼赫登上如同鑿漏了水汀一般,一流潮濕的熱氣,蔓延在一群高樓大廈之間,蓬勃蓊郁,久久不散。三個從中西部伊利諾斯州來的女孩子,坐在林剛車子里一直抱怨紐約的天氣。
  “想不到紐約這個地方近海還那么悶熱!”坐在林剛身旁的杜娜娜不耐煩的說道。她一邊用手帕揩汗,一邊把她那頂寬邊大草帽,當做扇子拼命的招揮。
  “真不巧,你們來的這兩日,偏偏趕上紐約最熱的當兒,過了八月就涼爽了!绷謩偲^頭去對杜娜娜歉然的笑道。林剛穿著一條多年沒有上身的絳紅短褲,兩條粗短的腿子貼在車座的膠墊上不停的淌汗,他戴著一副寬邊意大利式的太陽眼鏡,額上的汗珠,像一排小玻璃球,一顆顆停在眼鏡邊上,周末出城的車子十分擁擠,林剛開足了馬力在往長島的公路上飛駛著,他握住駕駛盤,緊張的駕駛著,為了要開快,往往得冒險超車。
  “一出了曼赫登就不會這樣熱了!绷謩傔种鞂Χ拍饶冉庹f道,好像他對這個濕熱的天氣,多少應該負責似的。
  三個女孩中杜娜娜是張新面孔。其余兩個白美麗與金蕓香林剛都見過面。杜娜娜是個矮小結實的香港女孩。剛到美國來念大學一年級。一身油黑健康的皮膚緊繃得發亮。兩個圓潤的膀子合抱在胸前時,把她厚實的乳房擠得高漲起來。杜娜娜有一張渾圓的臉蛋,厚厚的嘴唇一徑高噘著,像兩瓣透熟多肉的朱砂李。眼皮微微浮腫,細瞇的眼睛,好像睡眠不足似的?墒嵌拍饶葏s有一個十分細巧的鼻子,鼻尖上翹。一頭蓬松的短發齊耳根向外飛起,把她厚濁的五官挑了起來,帶著幾分俏皮。
  “喂,到底Fire Island的海灘好不好啦?要不渾身大汗跑來這里卻擠得游不開,就不是滋味了!弊诤笞陌酌利愑檬种复亮艘幌铝謩偟谋硢柕。白美麗是個高頭大馬的北方姑娘,一臉殷紅的青春痘,上了大學還沒爆完。她有一張顯著的大嘴,笑起來時,十分放縱。她和林剛很熟,談笑間沒有顧忌。
  “放心,Fire Island的海灘最理想了,非常長,大概總不會擠滿人的!
  “你怎么知道啦?你說你今天還沒去過海灘呢!倍拍饶日f道,她的聲音十分低啞,說話時又急又快,總顯得很不耐煩似的。
  “我向別人打聽過了,你們放心吧!绷謩傔珠_嘴笑著,安撫她們道。
  “你們猜為什么林剛不要去海灘?”白美麗說,然后咯咯的笑道,“林剛只會浮水,不會游水!
  “誰說的?”林剛梗著脖子說道,林剛的嘴咧得更開,他覺得這些女孩子無論開什么玩笑,總是沒有惡意的。
  “哈,別裝了,”白美麗拍了一個巴掌笑道:“記得去年我們去Jones Beach吧?我看見你拼命在水里劃,劃來劃去,還是在原來地方!
  三個女孩子都笑了起來,林剛也開心的跟著她們笑了。
  “別理白美麗,她專愛跟別人過不去!弊诎酌利惻赃叺慕鹗|香慵懶的向白美麗招了招手說道。金蕓香的面龐在三個女孩子中長得最漂亮。皮膚細白,眉眼十分甜麗。但是她的身軀卻非常臃肥,行動遲緩,兩脅下面經常浸著兩大塊汗跡。
  “老實說吧,游水是會的,不怎么高明,只會蛙式罷了!绷謩傋詈鬁伛Z的承認道。
  “那么拜我為師吧!倍拍饶韧蝗蝗杠S起來,興致勃勃的嚷道:“我當年是香港的選手呢!”
  “那倒是真的,”金蕓香證實到:“杜娜娜在香港得過中學組冠軍呢!
  “好啦,好啦,”白美麗帶著威脅的口氣說道:“今天林剛可得乖乖的聽我們話了。不聽話,請你吃幾口海水!
  “怎么樣?”杜娜娜使勁揮著草帽問道。
  林剛看到三個女孩子的興致高昂,覺得十分得意,笑著說道:
  “這樣吧,杜娜娜教我游泳;晚上回紐約我請你們看雷電城的踢踏舞!
  三個女孩子都滿意的點頭贊同。金蕓香戴上太陽眼鏡,靠在車座上打起盹來。
  火島是紐約市郊一條細長的外島,上面有不少人工修理的海灘。松林灘是比較著名的一個,上面有許多旅社及夏季別墅。林剛及三個女孩子抵達時,正是下午兩點鐘,太陽最毒辣的當兒。白色的沙灘全著了火一般,卷起一片刺目的亮光。沙灘的腹背,布滿了濃郁的刺藤,被強烈的陽光蒸成了一片綠煙?拷K臏\灘上,橫著豎著,排滿了幾百個日光浴的游客。各色的游泳衣,像萬花筒里的玻璃片,忽紅忽紫,彩色繽紛。艷色的遮陽傘,像萬頃怒放的罌粟花,斜插在白色的沙灘上。
  三個女孩子到附近旅館里更換衣服,林剛換好衣服后便走到沙灘上去等候她們,林剛背著一架照相機,左手提著一個收音機,右手抱著一大包鋪地的毛巾毯,脅下還夾著一大瓶的冰果汁。太陽像一爐熊熊的烈火,傾倒在沙灘上,林剛已經被曬得汗如雨下,草帽里全汪滿了汗水,沙灘上年輕人占多數,他們修長結實的身體都曬成了發亮的古銅色。一堆堆半裸的人體,仰臥在沙灘上,放縱的在吸取太陽的熱力。有些情侶勾肩搭背的俯臥著,像是一對對親呢的海豹,在日光下曝曬。一大群穿著比基尼的少女,在淺水里拋逐一個水球,她們尖銳的叫聲,一陣高似一陣的炸開來。那些遮陽傘下面,都放著混亂噪雜的爵士樂,一片嗡嗡營營,像是原始森林里的蟲鳴。等到一陣海浪卷打到沙灘時,宏大的浪聲,才把這些雜音一齊淹沒。
  三個女孩子回到沙灘時,各人都穿了一件不同顏色的泳裝,杜娜娜是一套火紅的比基尼,露出她結實滾圓的腰肢。兩個圓鼓的乳房,毫無忌憚的向前翹起。白美麗穿著一件普通的白泳裝,因為她的骨架粗大,泳裝很不服帖的裹在她身上。白美麗把頭發扎成了一把長而粗的馬尾,在她腰后很不守規矩的左右甩動著,行動起來像一只壯大的袋鼠。金蕓香穿了一件淺藍的泳衣,豐滿的胴體箍成了三節。三個人走到林剛面前,看見林剛左一包右一包的扛著,被太陽曬得十分狼狽,都不約而同的縱聲笑了起來。
  “就是金蕓香不好!”白美麗嗔著金蕓香道:“小姐發福了,一件游泳衣穿了半個鐘頭!
  金蕓香把白美麗那撮馬尾用力一攥,于是白美麗做作的尖叫起來。
  “先替我們照相吧!倍拍饶日f道,然后半蹦半跳的走下海灘。林剛背著照相機,手上提著包裹跟在三個女孩的后面。林剛蹲在地上,用各種不同的角度替她們一一拍攝,一個在拍照時,另兩個就作鬼臉,逗得大家都笑起來。隨后每個女孩子都爭著要跟林剛一齊拍,輪流著兩兩把林剛夾在中間,要林剛擺出各種姿勢,引得三個女孩子笑得伸不直腰來,林剛也跟著幾個女孩子咧著嘴興奮的笑起來。照完后,林剛便選了一角人煙較疏的地方,把毯子鋪到沙灘上。杜娜娜俯臥在毯子上,讓白美麗替她涂抹護膚油。白美麗騎在杜娜娜身上,把油擠到她背上,用力揉搓起未。
  “輕點!輕點!”杜娜娜雙足亂蹬叫道。白美麗張著大嘴巴,惡意的笑道,下手搓得更重。杜娜娜又笑又叫,整個身體扭動著,結實的腰肢彎成了S型,金蕓香半覷著眼睛,慢吞吞的把護膚油抹到她肥厚的肩膀上。她細白的皮膚已被太陽曬得泛起了一層淺玫瑰的紅暈,林剛把草帽摘下來,不停的揩著額上的汗水,一陣陣護膚油的檸檬香從三個女孩子身上發出來,沖到他鼻子里。海那邊的白浪,一個跟著一個涌到岸上。每一個浪頭沖起來時,一群古銅色的身體便跟著一齊冒起。接著一陣孟浪的歡呼,便從水里爆炸開來。
  “走吧!”杜娜娜把一管護身油擠到林剛頸背上,然后和白美麗邊笑邊跑,沖到海浪里,金蕓香立起來,看著林剛一頸子上的黃油,噗嗤的笑了一下,扛起一個橡皮吹氣的鱷魚,懶散的走下海水去。
  林剛穿著游泳褲有點滑稽,他的小腹凸得很高,游泳褲滑到了肚臍下面,拖拖曳曳,有點像個沒有系穩褲帶的胖娃子。因為在岸上曬得很熱,所以覺得海水特別冰涼,林剛用腳試探的撩撩浪頭,不敢遽然跑下去。杜娜娜已經鉆到浪里去了。白美麗在淺水中,跳著蹦著,一根馬尾,像鞭子一般,到處亂刷。金蕓香坐在橡皮鱷魚上,像一只肥鵝,一雙白胖的大腿踢起一堆耀眼的水花。突然間,杜娜娜從水里冒了起來,把海水潑到林剛身上,林剛打了一個寒噤,用手護住胸前,呵呵的笑了起來,杜娜娜臉上掛滿了晶瑩的水珠,短發覆在腮上,火紅的游泳衣浸濕了,緊緊的裹住她身體。
  “下來呀!”杜娜娜叫道。
  白美麗跑過來,幫著杜娜娜把海水澆到林剛頭上。林剛一只手護住眼睛,趔趔的往海水中走去,海浪沖過來,林剛歪歪倒倒的張著雙手,像個剛學會走路的嬰孩。白美麗在林剛身旁一直蹦著跳著,忽起忽落,像浮標一般。當海浪把金蕓香沖到林剛身邊時,金蕓香就用腳把海水踢到林剛身上。杜娜娜攤開手腳,仰臥在水面上,隨著浪頭,載浮載沉,嘴里像鯨魚一般,噴著水柱。忽兒她把臀部一翹,潛到水中,忽兒她從林剛跨下,一下子鉆到他面前,用手掏起一捧水,灑到林剛臉上。林剛笑著,向杜娜娜反擊,用手把水撥向她?墒嵌拍饶群鰞撼恋剿,忽兒不知從哪里冒了起來,出其不意的給林剛一下,使得林剛防不勝防。白美麗也加入了水戰,她沒有閃躲,高大的身體,矗立在水中,兩只手像雙槳一般,把海水掃向林剛。海浪常常把林剛推得搖搖欲墜,在水中,林剛失去了一半的行動自由。他努力的把海水撥向杜娜娜及白美麗,可是杜娜娜十分靈活,白美麗非常驍勇,林剛處于很不利的勢力。往往當他攻擊白美麗時,卻被杜娜娜由后方抄來,撥得他眼睛都張不開。白美麗愈打愈起勁,大聲吆喝著,腦后的馬尾威脅的甩動,金蕓香坐在橡皮鱷魚上,很感興味的旁觀著。偶爾她也劃到林剛身邊,用腳尖把海水輕輕的撩到林剛頸子上。
  正當林剛追到白美麗身后向她攻擊時,杜娜娜卻在他面前浮了起來,一把抓住泥沙撤到了林剛臉上,泥沙塞到了林剛的嘴里,林剛嗆得大咳起來。他趕忙浸到水中,用水把嘴里的泥沙洗凈。他聽到三個女孩子發狂一般尖聲笑著。當他抬頭時,他看見杜娜娜站在他面前,雙手劈劈啪啪打著浪花,仰著頭放縱的在笑,太陽照在她身上,她的皮膚發著油黑的亮光,兩個結實的乳房,傲慢的高聳著,她半閉著微腫的眼皮,厚厚的嘴唇開翁著,嘴角掛著一串發亮的水珠。
  “看我來逮住你!”林剛叫道。突然他有一股欲望要把這個油黑的身體一把抓住,他看見那對高聳傲慢的乳房,在微微的抖動著。杜娜娜警覺的往后跳了一步叫道:
  “好呀,我們來比賽游泳!”杜娜娜細瞇的眼睛乜斜著,嘴唇下撇,帶著幾分挑釁的神情,也仰著身,輕快的游向海浪中去,她結實的大腿,打起一陣浪花。林剛仰著頭,用著笨重的蛙式向前追去。
  “加油!加油!”白美麗和金蕓香在后面拍著手叫道。
  杜娜娜往深水里游去,她的速度比林剛快得多,可是每次她都故意慢游,等到林剛奮力游近她身邊,看著要把她捕住后,她又倏地一下,加速游往前去,發出一陣挑逗的孟浪的笑聲,林剛愈游愈慢,他的氣力,已經漸漸不支,當他拼命的游近杜娜娜,伸手去兜攬杜娜娜的腰肢時突然一個像座小山似的巨大浪頭涌來,把他們翻卷到海水中,當林剛掙扎著浮出海面時,接著又一個巨浪把他卷了下去。
  “讓他休息一會兒吧!币粋美國青年把林剛的下巴扶起來,把一杯熱咖啡灌到林剛嘴里!八皇呛攘藥卓谒,疲倦了,不要緊的!
  林剛俯臥在沙灘上,四肢如同癱瘓了一般,一動也不能動。他頭上的冷汗,一滴滴流到干白的沙上。一陣陣熱氣從地面撲到他臉上。鄰近傘篷里的爵士樂,像成千成萬的蒼蠅,嗡嗡的響著。他看見海那邊,太陽紅得像個火球,好像要掉到他頭上來了似的,杜娜娜、白美麗、金蕓香,三個人團團圍住林剛坐著,她們的腿子都曬得緋紅。林剛一直聞到一陣濃郁的擰檬香從她們身上發出來。
  兩小時后,林剛和三個女孩子又回到了曼赫登上,大大小小的摩天樓都被一層紫霧蓋住了,銀河般的燈光,在紫霧中閃著迷茫的光彩。進城的車輛像潮水一般涌到東河公路上。
  杜娜娜仍舊坐在車前,她的雙手抱在胸前,嘬著厚厚的嘴唇,金蕓香倚靠在車后,慵懶的閉著雙眼。白美麗把一絡長發掛到胸前,一只手不停的弄著發尾子。林剛用眼角看著杜娜娜,又從鏡中偷偷看著白美麗和金蕓香。三個人的臉上都帶滿了倦容,她們一直沒有說話。紐約市內溫度并沒降低,還是那么悶熱。當車子開到百老匯上時,林剛囁嚅的說道:
  “喂,別忘記今晚我要請你們去看雷電城的踢踏舞呢?”
  “我不要去了,”杜娜娜說道,“你把我們送回旅館去!
  “我知道為什么杜娜娜不要去,”白美麗癡笑了一下說道,“人家已經和昨晚請她去舞會那位男士約好了!
  “少管我閑事,行嗎?”杜娜娜突然轉身厲聲向白美麗說道。
  白美麗睜大了眼睛,一臉紫漲。金蕓香睜開眼睛看著杜娜娜,再者看白美麗,隨即又閉上了眼睛。
  “這樣吧,我請你們去百老匯的新月吃晚飯好了,晚飯總得要吃的!绷謩傔种旄尚χ鴮Χ䝼女孩說道,“對嗎,小姐們?”
  可是三個女孩子都沒有搭腔,一陣令人窒息的沉默使得林剛非常尷尬,他掏出手帕把額上的汗珠揩掉,隨即打開了車上的收音機,里面正在播放黑人歌星尊尼·梅斯用著甜絲絲的聲音唱的:“春天來到了曼赫登”。
              一九六五年二月《現代文學》第廿三期

  ------------------
  小草掃校||中國讀書網獨家推出||http://www.cnread.net
回目錄
内蒙麻将下载安装到手机 幸运赛车开奖走势手机版 哪个理财网站最好 海南飞鱼开奖给果 宁夏11选5预测结果 比特币暴跌历史 大乐透小复式投注法 极速11选5在哪下载 球探网即时比分 莱特币官方网站 ag捕鱼王下载 吉林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海南飞鱼开奖历吏记录 足球500比分电脑版 足球比分直播吧 千炮彩金捕鱼最新手机版 斗地主单机版免费下载